服务热线:86-310-8852553
扫一扫

扫一扫

取消
N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N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
美国一对父母崇尚素食只喂果蔬 致儿子活活“饿死”

发布时间:2019-11-16 11:22:20 | 浏览:

美国一对父母崇尚素食只喂果蔬 致儿子活活“饿死”(图1)

海外网11月15日电 美国一对崇尚纯素食主义的父母给他们18个月大的儿子只喂食生的蔬菜和水果,最终致使男婴因营养不良被活活“饿死”。

据英国《地铁报》14日报道, 现年30岁的瑞安·奥利里(Ryan O’Leary)和35岁的希拉·奥利里(Sheila O’Leary)是一对崇尚素食主义的美国夫妻,这对夫妻于上周在佛罗里达州的珊瑚角市被捕,原因是他们给18个月大的儿子只喂食生蔬果,导致其长期处于饥饿和营养不良的状态,并于今年9月27日死亡。

9月27日当天,希拉·奥利里发现儿子出现异常,浑身冰冷且没有了呼吸,于是她赶紧拨打了911求救电话。医护人员赶到后发现孩子已经死亡,这名男婴死亡时体重只有17磅,相当于7个月大婴儿的平均体重。

希拉·奥利里称,她用母乳给孩子喂食,孩子整周没吃过任何固体食物。她还说,自己家人都是素食主义者,只吃生的水果和蔬菜。

当地警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尸检发现,这名幼童死于营养不良引起的并发症,包括脱水、肝脏微脂肪变性和手脚肿胀。

警方随后与这对夫妇进行了交谈,发现他们另外两个孩子,一个3岁,一个5岁,也都脸色发黄,体重处于他们这个年龄的最低范围,其中一个孩子的牙齿都已经腐烂。

奥利里夫妇最终被指控犯有严重过失杀人罪和其他罪名,目前被关押在监狱,12月9日将被传讯。

伊兹莫,真是犹如罂粟般可怕的男人啊……

  我刚想离开,忽然感到腿上有什么痒痒的,低头一看,顿时大惊失色,一只全身赤色的大蝎子不知何时已经爬了上来,正顺着我的小腿继续往上攀登,我被吓得心神俱裂,完全忘记了自己正在扮演可耻的偷听者的角色,一声凄惨的尖叫已经脱口而出……

  几乎是同一瞬间,伊兹莫已经从灌木从里冲了出来,似乎有一丝淡淡的紧张神色掠过他的眼底,“小隐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我全身僵硬的看着他,已经说不出话来,只是指了指我裸露在外的小腿,“蝎……蝎子。”

  “天哪,这是布布尔,是这里最毒的蝎子,被它蜇上一口就没命了!”乌雅公主吃惊的喊了起来,还往后退了几步。

  伊兹莫居然轻轻笑了笑,朝我走来。

  “伊兹莫,别去管她,不然要是你被蜇到的话……”乌雅公主惊慌的阻止道。

  伊兹莫并没有停下脚步,一直走到了我的面前。

  我一动也不敢动,腿上的蝎子好像还在慢慢向上爬,又痒又痛。“别那么紧张,”他微微一笑,弯下了腰,抬头从宽大的裙角里看去。

  我尴尬的看着他,这样的姿势和角度,不是被他什么都看到了……可是,我又不敢动。

  他仿佛猜到了我在想什么,轻笑道,“不这样,我可看不到蝎子在哪里哦,要是抓错了方位,惹恼了它,你的小命就没了。”

  我紧紧的抓着衣服的两角,算了,现在这种时候,我的小命更重要,其他的就不要去想了……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只觉腿上仿佛被什么一抓,下一秒,已经被拉到了他的身后,再定睛一看,那只蝎子居然已经被摔在了地上。



  我不敢相信的望着他,好快的身手……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我的魂儿总算回归原位了。这个大蝎子简直比中世纪的刑具更让人胆战心惊。

  “伊兹莫,她是……”乌雅公主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复杂。

  “她就是雨神的使者,是女王陛下让她进宫晋见的。”伊兹莫顺手一刀扎在了那只蝎子身上,只见蝎子一阵抽搐,很快就死去了。

  “她就是雨神的使者?”乌雅带着不屑的目光打量了我一番,“刚才那个样子,可真不像是传说中雨神的使者……”

  “公主殿下,您也说了,那是剧毒的蝎子,谁见了会不怕呢?就连公主自己,刚才不是也后退了好几步。”我不大喜欢她看我的眼神。

  “你……”她愣了愣,忽然又冲着伊兹莫撒娇道,“伊兹莫,她竟然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……”

  “厄——”我干笑了两声,“好吧好吧,算我不好,你们继续忙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  这个被宠坏的公主,怎么会是伊兹莫这个妖男的对手啊。

  回到伊兹莫家里的时候,天色已近黄昏,淡淡的夕阳余晖洒满了绿色的丛林和巍峨的石庙,流淌在天边的玫瑰红色的残阳似乎还恋恋不舍的在那里徘徊。在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中建立起这座繁华的城市,玛雅人的智慧确实令人叹为观止。

  在我回来后没多久,伊兹莫也回到了家中。

  在餐桌上,我一边吃着自己做的番茄炒蛋,一边喝着用可可豆做成的饮料,什么话也没说。

  “唉,对你的救命恩人连个谢字都没有吗?”他终于忍不住先开口了。

  说实话,对于今天的毒蝎子事件,我也想说声谢谢,但是一想起前些日子他对我的无礼举动,我就气不打一处来,那个谢谢到了嘴边又被吞了回去。

  “真是好狠心呢,怎么说我也冒了生命危险救你哦……”他的唇边又浮现出那抹淡淡嘲讽的笑容,像是自言自语般道,“难道——我真的爱上你了?”

  “拜托,不要随便把爱字挂在嘴边,”我瞪了他一眼,“你的爱太不值钱了,一会儿爱这个,一会儿爱那个。”

 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,眼眸内闪耀着淡淡的光泽,“你在嫉妒?”


友情链接
  • 我们的热线86-310-8852553
  • 我们的邮箱admin@yanyekj.com
  • 我们的地址河北省曲周县城西城路129号
  • 我们的微信号a18663256060

留言主题